无语的大牙

听我说,吃透这篇文章,就可能摸到泼天富贵

有这样一种说法,成功的人依靠的并不完全是持之以恒的努力,更多的是抓住一个风口,拼尽全力投入其中,尽可能地吃进红利,当风口退去,依靠前面积累的资源再去寻找和投入下一个风口,如此循环往复。

所谓的风口,就是那些能够提供超线性回报的领域。

Paul Graham 的新文《Superlinear Return》讲的就是超线性回报,吃透它,格局打开,我们普通人就可能离风口更近一些,以下是我个人的笔记:


超线性回报是世界的一个特征,而不是我们发明的规则的产物。

超线性回报有两个基本的来源:指数增长和阈值。

如果你在某件事上做得越好,你就会做得越好,从而导致指数级增长。人类其实一直以来并没有形成关于“指数增长”的基因记忆。

在前现代,畜牧养殖是一个指数增长的典型例子,羊可以生羊,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但是土地的规模限制了发展。领土征服也是一个案例,控制的领土越多,兵力就越强,新的征服就越容易,但是,这种经验离普通人过于遥远,无法有效参考。

普通人唯一能接近指数增长的,就是知识。你知道的越多,学习新事物就越容易,也更容易逆天改命。这样的案例从古至今屡见不鲜。

另一个超线性回报的来源是“阈值”,体现在“赢家通吃”这一表述中。在竞争之中,表现和回报之间的关系是阶跃函数。获胜一方无论是大胜还是仅有微弱优势,最后都会获得一场胜利。因此,这些回报并不存在于竞争之中,而是结果中存在阈值。达到了阈值,就取得了胜利,获得了全部的回报。国内互联网行业有大量这样的案例,外卖、打车算是典型的成功案例,以至于过去10多年间,这种想尽办法去接近垄断“阈值”,期望获得最大回报的路线成了业界的主流思路,很多时候却忽略了利用阈值原则的前提,即这个领域有利可图,值得玩。

指数增长和阈值是会交织的。跨越⻔槛会导致指数级增⻓: 战斗中获胜的一方通常受到的伤害较小,这使得他们更有可能在未来获胜。指数增⻓可以帮助跨越⻔槛:在具有网络效应的市场中,增⻓足够快的公司可以将潜在的竞争对手拒之⻔外。

这也就是强者恒强、富者恒富的道理。

但是技术的进步和组织重要性的降低,让超线性回报有了新的图景。

在过去,参与组织是获得资源的唯一途径,也是参与分配的唯一办法。技术的进步和组织的弱化,会让旧规则被打破,强者和新玩家可能会集中更多的回报,但也会创造更广泛的机会,很多以前普通人不能进入或无力进入的领域,会被动地释放出来。

作为普通人,要如何把握?

做复合性的工作。做那种能在一个周期中表现出色可以导致在下一个周期中表现更好的工作,可以在工作中获得学习和成长的工作。

永远学习。知识指数增⻓,但也有⻔槛。知识似乎是分形的,因为如果你努力突破一个知识领域的边界,有时你会发现一个全新的领域。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就能首先了解其中的所有新发现。

保持好奇心。你的好奇心不会让你对无聊的问题感兴趣,而有趣的问题往往会创造出具有超线性回报的领域,如果你有足够的天赋,并且足够强烈地追随你的好奇心,愿意付出最初的努力,尽管超线性回报起初很微小,但指数增长会让奖励曲线在在远端急剧上升。

超线性回报的领域绝不是静态的。事实上,最极端的回报来自于扩张。因此,虽然野心和好奇心都可以让你进入这 个领域,但好奇心可能是两者中更强大的。野心往往会让你攀登现有的高峰,但如果你足够接近一个足够有趣的问题,它可能会在你脚下⻓成一座山。

#超线性回报 #Paul Grah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