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的大牙

关于AI的父子对话

崽一直对画画很有兴趣,目前看来远比我有天赋得多,于是,这学期给他报了青少年宫的国画课,从此,每周六上午对他来说成了非常开心的一段时间。

他说他想当一个画家,我对此其实比较悲观,跟他说画家可比较难出头,而且,现在的画家需要的能力都远高于画画这个技能本身,还要会叙事,有自己的表达,另一方面,现在的 AI 已经可以把文字转化成图片了,完成度非常高。崽听了非常震惊。

“如果 AI 现在可以自己画画了,那是不是和 MOSS 一样有自我意识了?”晚上洗澡的时候,崽问。

“自我意识是没有的。它还是执行的人的指令。”

“但是,它已经会画画了呀,甚至比人手动画得更好。它会不会和 MOSS 一样,最终毁灭人类?”

“MOSS 如果仅仅是电影里的表现的话,其实也没有展现出自我意识,它的动作都可以说是程序的自动化实现。”

“但是程序不都是人类设定好了的么?人类怎么可能毁灭自己?”

“拿你们班来举个例子吧。你们班有 37人,如果说,这 37 个人都工作,是不是有 37 份回报?”

“没错。”

“如果说技术进步了,37 个人的工作,现在只要 20 个人就能完成了,那剩下的 17 个人是不是就没有工作了?”

“对,但是可以不用现金的技术,保持原样,那样大家就都有收入了。”

“是个思路。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们是 3 班,如果 2 班用了先进的技术,只用 20 个人就完成了 30 多个人的工作,那,他们工作的成果是不是就比你们 3 班便宜了?”

“呃,是的。”

“那有没有一种可能,到最后就没人请你们 3 班工作了?”

“啊?”

“那就等于说,如果不先自己淘汰一小部分人,那可能自己最后会被完全淘汰。那其实就是自己在主动或者被动地毁灭部分人类。回归到 MOSS,基于技术和效率,毁灭人类就是合理的选项了,并不需要什么自主意识。”

崽听了沉默了很久。

“就不能大家都有工作都很轻松都有饭吃吗?”

“可能有,但我们可能看不到了。”

希望没有让他对这个世界失望。

#AI